adc影院欢迎您大驾光临未

未分类 0 Comments

  伴隨葉垂一拳降臨,龍戰魔法公會的成員盡數心驚膽戰,再沒有向葉垂出手的膽量,可這時清醒過來的伊萬斯卻突然動手瞭,他心裡還有些迷惑,但看到自己醒來後的情形下意識的就對葉垂升起瞭敵意,一出手便是至強的力量。伊萬斯雖然從小在星辰帝國長大,但他的血脈卻是海潮帝國的血脈,他的父親謝拉爾來自海潮帝國,一個有著獨特戰鬥風格的島國。這個島國因為血脈特殊,極容易同時覺醒劍士天賦、黑暗系魔導師天賦以及召喚師天賦,這三種能力融合一體,成就瞭島國極為獨特的暗劍士。暗劍士就是擁有黑暗魔法、劍士能力還可以召喚獨特幻獸力量的戰士。謝拉爾的傢族血脈讓他們跟海潮帝國十二幻獸中的神龍幻獸更加親近,這個傢族的戰士同時也被稱為神龍暗劍士。此時伊萬斯沖向葉垂,揮舞手中的細劍,他的身體仿佛化為一片陰影,一本綠色封面的魔導書浮現在他的身後,同時還有一條神龍的幻影出現在瞭他的劍上,散發出陣陣龍吼之音。海潮帝國的幻獸,是一種和教會的“使徒”類似的存在,通過無數召喚師的集體幻想所形成的可怕幻想生物,暗劍士所召喚的並非是幻獸的全體,而隻是召喚部分力量來協同召喚,判斷暗劍士實力強大的一個標準,就是可以召喚多少幻獸的力量。伊萬斯天分不錯,但他的幻獸召喚也不過才半成的程度而已,但這已然十分強大。當然,還不足夠強大。葉垂正在沉默的感受著從心底滾滾而過的一萬頭羊駝,突然感受到有人對自己釋放出敵意並且展開瞭攻擊,緊接著他就看到瞭正在狂奔而來的伊萬斯。幻獸的強大威力讓葉垂下意識精神緊繃起來,接著他冷哼一聲,瞬間從魔導書中取出瞭一把金幣,手指輕彈,在磁力魔法和黃金劍氣的作用下,那些金幣紛紛在空中迅速旋轉起來,化為可怕的黃金劍氣。砰——黃金劍氣化為一道金色光柱,迎面撞到瞭正在沖殺而來的伊萬斯身上。伊萬斯口中大喊一聲,手中的細劍快速在自己的面前掃過,仿佛化為瞭一面古怪的鏡子,啵的一聲,金色光柱竟然被抵擋瞭一部分,反射到瞭高空。但那也隻是一束光,大多數的黃金光束都落到瞭伊萬斯身上,啪的一聲,他手中的細劍斷裂,伴隨著一聲慘叫聲,金色光柱近乎轟碎瞭伊萬斯的半邊身體,直接滾到在瞭地上。葉垂眉頭微皺,從伊萬斯那破碎的身體上,他看到瞭不屬於龍戰魔法公會的帶有櫻花花瓣紋路的衣服,“這是怎麼回事?”他看向龍寶、龜寶。“那個傢夥是這個老無賴用來陷害我們的!”龍寶也意識到不妙,仿佛忘記瞭繼續賣萌,急忙解釋道。他們三個被帶到那座廢宅,廢宅被轟塌,伊萬斯也被法雷扔到瞭那裡,那擺明就是陷害的套路,原本龜寶隻是為瞭不多生事端才將伊萬斯帶到瞭這裡,卻沒想到伊萬斯酒醒之後不由分說就開始攻擊,被葉垂隨手幹掉瞭。法雷也身體微震,那張充滿各種情緒的臉龐上緩緩的浮出瞭一絲狂喜之色——葉垂殺死瞭伊萬斯!葉垂殺死瞭花村魔法公會會長謝拉爾的次子伊萬斯!這絕對是意外之喜,這麼一來,葉垂和花村勢必將會有一戰,現在無數人已經被吸引到瞭這裡來,眾目睽睽之下葉垂殺死伊萬斯,不管是為瞭名譽還是為瞭給自己兒子報仇,謝拉爾都將無法再對此置之不理!“原來如此。”葉垂眉頭皺瞭起來,感覺事情似乎有些麻煩瞭。他手中一揮,迅速凝聚出一片聖光,那是光明系魔法,光亮籠罩住瞭重傷的伊萬斯。他現在雖然不懼怕花村魔法公會,但作為曾經帝國第一的魔法公會,如果現在葉垂和花村發生什麼爭執,對星辰帝國的未來來說可能會造成什麼不利影響,他應該盡力避免。隻是伊萬斯受到黃金超電磁炮的攻擊,身體被粉碎瞭一半,血肉模糊,器官多半已經作廢,隻有心臟還在微弱跳動,留有一絲生機,重傷成這樣,他還能怎麼救活?接著葉垂的眼睛充滿憤怒的看向法雷。如果說剛剛他心裡還升起瞭那麼一絲半毫的歉意的話,那麼現在他就隻剩下滿腔的憤怒,他手指微動,沖法雷施展瞭一個魔咒【女神阿庫婭的祝福】,緊接著他又施展瞭精神系魔咒【入侵】,強行登陸瞭法雷的記憶空間網站。施展智障魔咒是為瞭讓法雷暫時變成智障,讓他的精神防禦能力極大的減弱,這麼再想要查看他的記憶文章的話,就要容易許多瞭。很快,葉垂就閱讀到瞭法雷的記憶文章:“論陷害葉垂和謝拉爾結仇的方式”,閱讀完文章,葉垂的臉龐上已經露出瞭陰冷至極的神色。法雷處心積慮想要讓葉垂和謝拉爾會長交惡,他本來就視圖用伊萬斯來挑撥仇恨的!“你,你對我做瞭什麼……”法雷揉著腦袋,感覺自己的精神意志受到瞭影響。“伊萬斯,我的兒子!!!”一聲怒吼突然從公會之外傳來。當葉垂看過去時,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老人正從遠處的空中迅速落下,那老人的白色長袍上點綴著一朵朵粉色的櫻花花瓣,一頭白色長發和細長的白色長須胡亂飛舞,襯托著他的樣子無比猙獰,說不出的可怕,他猶如一道雷霆,落在瞭葉垂的身邊不遠處,眼睛關切的看向整被葉垂用光明魔咒包裹起來的伊萬斯。嗖嗖嗖——一道道的黑影突然從四面八方浮現出來,他們仿佛鬼魅一般,穿著黑色的緊身衣服,後背背負長劍,身前懸浮著各自的魔導書,胸前印有花村魔法公會特有的花瓣紋章。這些人都是花村魔法公會特有的暗劍士,融合瞭黑暗系魔法和劍士天賦的特殊強者。……葉垂怒氣沖沖的前來龍戰魔法公會,這理所當然的引起瞭許多人的興趣,無數人駐足觀望,花村魔法公會這邊自然早就知曉,謝拉爾一直在遠處看向這裡,隻是他沒想到伊萬斯會出現,並且被葉垂瞬間秒殺。他知道法雷的陰謀心思,也知曉伊萬斯的死都是法雷的原因,然而,作為父親和會長,他都不能對自己兒子的慘死置之不理!“你殺瞭我的兒子!!!”謝拉爾眼中仿佛也有閃電在彌漫,咬牙切齒的對葉垂說。“謝拉爾會長,我很抱歉……”葉垂有些無奈的說。“歉意無法挽回一個人的生命,葉垂會長!”謝拉爾一步一步的走向葉垂,神龍的咆哮開始在他的身邊浮現。他的神龍幻獸比伊萬斯強大瞭許多倍,他至少可以召喚七成神龍幻獸的威力!謝拉爾的身上緩緩浮現出神龍的幻影,纏繞飛舞,所謂的神龍幻獸,是和葉垂上一世的東方神龍有些相似的幻獸,不過更加猙獰可怕,也保留著更多的巨龍一族的特征,身體龐大,頭生無數尖銳的骨角。龍寶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神龍不是巨龍,但有著和巨龍一族類似的力量特征,做好瞭再一次化為龍形的準備。葉垂更是全身心的警惕起來,從謝拉爾的身上他感受到瞭比波斯麗還要強大的力量,那可是真正的半步聖導的強者!可就在這個時候,不合時宜的大笑聲突然響瞭起來。“哈哈哈哈……打起來瞭,終於打起來瞭!”面對自己籌劃已久的畫面,法雷忍不住發出瞭憤怒的嘲諷:“謝拉爾會長,你快點殺死葉垂會長,葉垂會長你也不要有任何留手,哈哈哈,你們最好鬥個兩敗俱傷,那我們龍戰魔法公會就可以趁勢崛起瞭,太爽瞭,你們快點鬥個你死我活啊。”謝拉爾看著仿若智障的法雷:“……”葉垂則是暗暗在心裡為阿庫婭打call……細細一想,其實葉垂所有的魔咒和底牌中,威力最強大的【女神阿庫婭的祝福】絕對能夠站到前位啊。謝拉爾當然知道法雷的陰謀,也知道自己兒子的死跟法雷脫不瞭幹系,隻是現在他的怒火都集中在葉垂的身上,短時間內他並不想理會其他的事情,隻想先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然而法雷的這番實力嘲諷,卻毫無例外的讓謝拉爾的怒火盡數轉移到瞭他的身上。我的兒子是你害死的!“法雷……”謝拉爾低聲吼道。法雷驟然一僵。其他的龍戰魔法公會成員原本也在為謝拉爾終於對葉垂動手瞭而感覺心情激動,可自己傢會長突然間的智障舉動卻讓他們紛紛為之窒息,這真是神一般的智障操作啊。“花村魔法公會聽令!”謝拉爾口中低沉的聲音說道,“我要磨平龍戰魔法公會的一切!”他的話音剛落,那些圍攏四周的暗劍士紛紛拔出背後的古怪細劍,化為一道道陰影殺向在場的所有龍戰魔法公會成員。慘叫聲頓時接連不斷響起來。龍戰作為六星魔法公會,成員的實力都不算弱,有幾個還是足以排到帝國前列的高手,可惜先前遭受葉垂的一拳攻擊,多數人都已經身心俱疲,再加上花村的暗劍士攻擊方式令人防不勝防,又是突然展開攻擊,龍戰魔法公會現場瞬間化為瞭一片地獄。龜寶都急忙捂住瞭女王大人的眼睛,這畫面可真是少兒不宜啊……法雷臉色慌張起來,具足無措的看著謝拉爾:“你,你幹什麼攻擊我的公會,殺死你兒子的是葉垂啊,你應該攻擊他,你去攻擊他啊!”“法雷,我從未想過你竟然是這麼愚蠢的人!”謝拉爾冷漠冷酷的說道,抬手指向謝拉爾。神龍怒吼聲中,一條青色的神龍幻影從他身上席卷而出,張口呼嘯,沖向瞭法雷。法雷大聲呼喊,施展風系魔咒視圖逃走,卻已經完全來不及,他的身體瞬間被神龍吞噬,在陣陣嘶喊聲中化為瞭灰燼!法雷本身並不是弱者,隻是先前耗費瞭太多的力量,所以在憤怒的謝拉爾面前才顯得如此不堪一擊,一名已經巔峰強者就這樣智障般的被滅殺瞭!神龍幻影此時仿佛意猶未盡,飛舞在公會上空。轟隆一聲,龍身撞擊到龍戰魔法公會的城堡,頓時將那頗為宏偉的城堡撞成瞭廢墟!從此之後龍戰魔法公會徹底消名!而龍戰毀滅,起於一塊糕點……謝拉爾揮手解決掉法雷,不理會四周的戰情,眼神又冰冷的看向瞭葉垂。不管如何,他的兒子都是死在葉垂手下的。殺死瞭法雷,依然無法消解他心中的憤怒!看著謝拉爾走瞭過來,葉垂急忙說道:“等一下……謝拉爾會長,你的兒子還沒有死!”他不想一言不合就和花村魔法公會血拼,他跟花村本來沒有愁怨,這一次的發生爭執也是因為法雷從中作梗,而且現在位於帝國第三公會的龍戰已經毀瞭,他再和花村如果發生爭鬥,那不管誰輸誰贏,都是星辰帝國的損失。謝拉爾身體一頓,看向身體殘破的伊萬斯,伊萬斯現在的確還未死,但身體殘破大半,這恐怕不死比死還要恐怖,這樣可怕的傷勢,任何魔咒都無法讓他復原——強大的治愈魔咒足以讓失去的軀體恢復部分,卻無法坐到讓近乎缺失大半的身軀徹底回復。“雖然他現在受到瞭可怕的重傷,不過給我一段時間,我保證可以讓他復原!”葉垂急忙保證。“你保證?”謝拉爾充滿壓迫力的說道。“我可以保證讓他重新活蹦亂跳!”葉垂點頭道,心中迅速思索著一些事情。伊萬斯這樣的傷勢的確很難復原,治愈聖言、光明魔法、阿芙兒的英靈治療,恐怕對無法對他生效,不過……魔法不行葉垂還有科技啊,魔改的科技也是科技,那些電影資源中各種生化人機器人主題的數不勝數,機械戰警,終結者什麼的應有盡有,將伊萬斯的身體打造成半人半機器維持生計應該不會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帶著iPad闖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