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app

未分类 0 Comments

無需出城查看,站在銅雀殿前的人都能看到發生瞭什麼事。那是一座突然破開虛空,從高空沖擊地面的神像。它百米之高,沒有面孔。第一日又出現瞭。上一次黑日大帝和奧英在它的身上留下瞭創傷,好多裂痕和窟窿,可是這一次出現的它卻完好如初。別說是窟窿,就連一條裂縫都沒有。火鳳第一次看到第一日的神像,臉上滿是驚駭的神色,“它就是六神?”夏雷說道:“隻是一座神像,第一日的神像。”“它怎麼來瞭?”黑日大帝直盯盯地看著夏雷,那眼神帶著質疑的味道。還有奧英,他也看著夏雷,眼神裡滿是懷疑與憤怒的味道。第一日的神像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這裡,黑日大帝和奧英懷疑著是夏雷和六神聯手佈下的陷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這裡是夏雷的地盤,而夏雷也是六個造物主的“唯一”。夏雷豈有不明白黑日大帝和奧英在想些什麼的道理,他說道:“你們別忘瞭,上一次它可是連我一起攻擊的。”“它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黑日大帝質問道。夏雷也不客氣,“那六個造物主一直在利用他們的機制監視我,控制我,你覺得他們不會在末日城中留下監視者嗎?那些監視者傳去信息,第一日的神像來到這裡很奇怪嗎?如果我是第一日,我也會阻止我的敵人結盟。”火鳳厲聲說道:“我的夫君一直都在和命運抗爭,阻止六神毀滅這個世界。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們,那你們就走吧,不與你們結盟,我們也能戰勝六神!”黑日大帝說道:“我可什麼都沒有說,隻是問一下而已。”火鳳說的話似乎比夏雷還管用。就在這個時候第一日的神像突然邁步向懸浮城走來,一步幾十米,每一步都會帶來地動山搖的震動,還有它的聲音,它的聲音也如雷一般響亮,“唯一!我們給你七日時間,你去將我們的仁慈踩在瞭腳下!你是我們創造的唯一,我們是你的父神,我們也是你的母神,你竟然敢背叛我們,與黑暗世界的人結盟對付我們!你真的以為我們的仁慈與容忍是沒有限度的嗎?你真的不怕我們毀滅你的一切嗎?”它的聲音響徹四野和末日城,帶著神一般的掌控萬物的震懾力。不等夏雷做出回應,火鳳便怒吼道:“我不管你是什麼神,我也不管你是誰,你給我聽著,無論是誰威脅我夫君,我都要它死!”她的聲音也如春雷一般響徹四野,響徹末日全城。末日城數以百萬記的涅槃王朝的將士齊聲吼喊,“殺——”這聲音山呼海嘯,比之那高高在上視萬物為芻狗的神還要有氣勢!夏雷的心中一片感動,第一日神像突然出現所帶來的壓力煙消雲散瞭。他忍不住想,能有火鳳這樣的妻子相伴,就算最終的結局是一個失敗的結局,他也不應有遺憾。他愛過,轟轟烈烈地活過,這就足夠瞭。“準備戰鬥!”奧英的吼聲。火鳳的話並不是一個指令,可他的回應卻是一個態度。“唬!”神隕騎士團也發出瞭一聲吼喊,在那之後長槍抬頭,刀劍出鞘。每一個神隕騎士都是一座高樓,他們的武器也都巨大無比,給人帶來一種無比震撼的感覺。兩道身影也從懸浮城之中飛瞭出去,在空中打開身體,一個是幾百米長的巨龍,一個是巨大如山丘的龜。龍與美黛莎,夏雷的左膀右臂,也是懸浮城最強的戰將。這就要開戰瞭嗎?夏雷的腦海之中忽然又浮現出瞭希望之星上的一張張面孔,母瑪、藍吉兒、蒂亞薩瑪、百靈、烈如水、康圖娜娜。他的心臟仿佛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拽著,隨時都會給他致命一擊。他的手腳也仿佛被無形的鎖鏈束縛著,無法掙脫。“唯一!向我懺悔吧!”第一日的神像大步走來,聲如雷動,帶著不容違背的威嚴,“殺瞭他們!這是你贖罪的第一步!給我殺瞭他們!”黑日大帝和奧英的視線不約而同地聚集到瞭夏雷的臉上,驟然緊張。對他們來說,第一日的神像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夏雷。這裡是夏雷的懸浮城,如果他在這裡動用絕對領域,他們都會死在這裡。生死系在被人的一念之間,這感覺絕對不好受。“回答我!”第一日的神像怒吼道。就在這一剎那間,夏雷似乎想明白瞭什麼,或者說是領悟瞭什麼,他的嘴角居然離奇地浮現出瞭一絲笑意。這感覺,就像是一個苦行僧的頓悟。對方如此著急,要來阻止他與代表黑暗死亡世界的黑日大帝和奧英結盟,這就說明事情的的確確已經超出瞭對方的控制。如果對局勢沒有失去控制,六神為什麼派出瞭一個和康圖娜娜一模一樣的生化人來威脅他,給他七日的期限?從那個生化女人離開之時算起,六神所給的七日期限這才過去瞭一半,可對方卻已經迫不及待地跳出來瞭,這不是失去控制的體現是什麼?是的,對方確實可以威脅到他在地球世界和希望之星世界的妻兒,他也害怕六神向那兩個世界的妻兒下手。可是現在他才發現,更害怕的其實是六神,而不是他!因為隻有他的身上才有修復世界之盒的創造之力,而他的創造之力也是六神復活的關鍵能量,他是媒介!而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中掌握著世界之盒!創造之力,世界之盒,無論是哪一樣都是六神想要得到的東西,缺一不可。他殺瞭白鹿,六神也沒有殺他的妻兒。他拆瞭創世城,六神也沒有殺他的妻兒。這不是六神仁慈,而是六神不敢!如果六神真敢殺他的妻兒來報復他的話,這兩件事無論是哪一件都已經給瞭六神動手的理由,可是六神並沒有!因為六神更怕他的報復!他能走到這裡並不都是六神的機制運作的原因,更多的是他自己的拼搏與機遇。世界之盒已經拼湊完成,他的身上也進化出瞭六神想要的創造之力能量,六神等於是距離成功隻差最後一步瞭,他們怎麼可能舍得放手,讓那個使命進入輪回,然後再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敗?關心則亂,這四個字就是夏雷這段時間的真實寫照。現在,他徹底想明白瞭,身上的枷鎖自解瞭,面對第一日的神像的威脅,他沒有生氣,也沒有畏懼,隻是一片平靜。“回答我!”第一日神像的吼聲再次傳來,帶著滔天的怒意。夏雷面對著第一日神像的方向,平靜地道:“回答你什麼?你不是給瞭我七日的期限嗎?這才過去一半。”“你與黑暗死亡世界的人物結盟,這是對我們的背叛!”第一日的神像吼道:“我現在要你殺瞭他們!向我贖罪!”“哈哈哈……”夏雷笑瞭。第一日的神像停下瞭腳步,再往前便是神隕騎士團的陣地瞭。夏雷收起瞭笑聲,“你讓我做什麼我就要做什麼嗎?你要弄清楚,我不是你的小兵,我也不是那個你們想犧牲就能犧牲的棋子。”第一日的神像怒吼瞭一聲,“放肆!你就不怕——”夏雷打斷瞭它的話,“威脅我是沒用的,我的手上有你們想要的能量和世界之盒,你們想要就得堂堂正正來打敗我,從我的手中搶走。你們自詡是神,你們主宰著對你宇宙世界的萬物,可你們卻用女人和孩子來威脅我,你不覺得丟人嗎?在這裡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敢動我的女人和孩子,你們再也見不到世界之盒瞭。”相互威脅。夏雷無法接受失去妻兒的後果,六神也無法接受失去世界之盒的後果。不過夏雷卻還給六神留下瞭一絲希望,那就是堂堂正正打敗他,從他的手中搶走世界之盒。這是一個聰明的處理方式,不將對方逼入絕望的境地。黑日大帝和奧英從夏雷的身上收回瞭視線,夏雷做出這樣的回應已經足夠讓他們放心瞭。第一日的神像沉默瞭一下才說道:“唯一,你的翅膀已經硬瞭。可你以為你可以自由的在天空中翱翔嗎?你錯瞭,等待你的不是無印的天空,而是一隻籠子,你一直都在我們的籠子之中。”虛空顫動。又一座神像突然從高空之中墜落下來,墜落地面的時候發出巨大的響聲,大地都在為之顫動。緊接著第三座、第四座、第五座、第六座神像從虛空之中穿出來,墜落地面。其中第五日和第六日的神像更是直接墜落在瞭末日城的城中。轟隆隆!巨大的爆炸聲裡,第五日好第六日的神像所釋放的能量沖擊波掀翻一座座房屋和樓宇,方圓幾十平方公裡的城區瞬間被夷為平地,生靈塗炭!第一日的神像怒吼道:“神罰!”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的神像同時怒吼,“神罰!”這巨大的聲音碾紮天空與城市,很多普通的百姓捂住瞭耳朵,可依然被聲音所攜帶的能量創傷。很多人的耳膜碎裂,一生都無法再聽見聲音。一些人心臟突然停止跳動,倒在地上!六座神像的位置與它們在創世城中的神廟金字塔裡的位置一樣,結成瞭一個六芒星的陣型。就在這“神罰”的聲音裡,每一座神像的頭部都釋放出瞭一股七彩的能量,並在天空之中交匯成在一起,結成瞭一個巨大的七彩光球。那光球之下便是懸浮城!超品透視